稚灯不亮了

byebyebyebyebye!

  没想到我也能有被屏的一天。

  今年一直被推着走,被推着毕业了找工作了上班了,情绪也一直不太好。

  lft现在这个状况,哈哈,一地鸡毛。

  暂时还没想好要搬家到哪里,但我还会写的,有缘再见啦。

  啊——这几个月Word Excel的给我恶心坏了,现在又要做PPT,我恨!!!

  等我忙完我就要让老林也尝一尝做PPT的滋味儿。

阵雨最后那个

细节。
就这(我先说了!

【与林书24H/11H】阵雨(end)

※老林生快!!!


  早春夜冷,雨一下,恍然又像冬天。林敬言出门前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多穿了一件外套。

  倒春寒时的雨又冷又硬,打在伞上嘈嘈切切,砸在地上又飞溅在行人的裤脚。只十分钟路程,推开店门时,林敬言已经沾染上一身潮湿气息。他将伞面上的水抖在外边,收了伞放在店门口的铁桶里。

  店里方锐已经吃了小半碗粥,抬头看见他,眉毛一挑,“我还以为你不来。”

  林敬言笑笑没回答,点了碗芥菜粥。他在方锐对面坐下,边脱外套边问,“不吃海鲜粥啦?”

  方锐勺子在碗里顺时针搅了两下,低下头去,“我妈说要荤素搭配,营养均衡。”

  林敬言盯着他的发旋看了一会儿,说,“骗人。”

  方锐被拆穿也不恼,淡定地又编了一句瞎话:“吃蔬菜强身健体的你知道吗?就连猫也要吃蔬菜续命呢。”

  语气很是一本正经,说得跟真的似的。

  林敬言低头失笑,不再拆穿他。

  方锐一碗粥快见底时林敬言那碗才端上来。这间粥铺店小,所有事都是老板一个人忙,眼下夜渐深了,店里只剩两位熟客,老板才顾得上寒暄几句。

  “你好久不来了,尝尝味道是不是没变?”老板站在桌旁盯着林敬言。

  林敬言慢条斯理舀起一勺粥吹了吹,刚要往嘴里送,手一停,又吹一下。粥刚出锅,热气源源不断往外冒,每粒米里仿佛都藏有一座火山。林敬言猫舌头怕烫,可老板就站在旁边,不好让人多等。

  嘴边递来一勺粥。

  林敬言抬眼,对面方锐笑得揶揄。林敬言莞尔,放下勺子,就着方锐的手吃了他一勺粥。

  “味道还跟以前一样好。”

  林敬言跟老板侃大山,方锐低下头继续吃。

  “他说你被调到外地工作啦?”

  “……对。”

  “大公司就是好哦,开得全国都是。”

  林敬言一怔,偏头扫方锐一眼,笑着应了一声。

  是方锐先找到这家店的,说这家海鲜粥味道跟他外婆熬得一模一样,非拉着林敬言一起来吃。

  林敬言跟他来了两次,爱上了这家店的芥菜粥。那段时间两人把给对方的备注改成了“没有品味的北方人”和“不懂欣赏的G省人”。

  老板看他们常来吃夜宵,时不时跟他们聊上两句。有一回,老板问起他们的工作。

  两人对看一眼,方锐开始吹:“您知道邻街那个呼啸吗?大公司,五险一金,分公司开得全国都是,很厉害的。您家那小子以后来我们这儿工作啊!年薪百万,很有前途的!”

  老板被他唬得一愣一愣,吃下了他画的饼,“来来来,一定来。”

  林敬言笑着摇头,转头又去帮那个胡说八道的圆话。

  结果老板到现在也不知道他们是干什么的,就知道他们在大公司工作。


  林敬言吃饭不慢,但是怕烫,一碗粥晾了五分钟才开始吃。方锐吃饱喝足,懒散地靠着椅背,翘着椅子前后摇来晃去,整个人像一只餍足的猫。

  林敬言闷声吃粥,勺子偶尔敲到碗,发出清脆的响声。


  一碗粥吃不了多久,正如天下无不散的筵席。

  两人拿伞出门,冷气扑面而来,却冷不到底,不像冬天张嘴能呼出一团白汽,也不像夏天逼得人汗流浃背。

  林敬言喜欢这种天气,不冷不热,宜人。方锐则正相反,他偏好极冷极热,享受围着火炉吃西瓜和吹着空调打火锅的快感。

  一把伞的伞骨尖抵在另一把伞的伞面。

  方锐不爱带伞,从前下雨都跟林敬言挤一把。

  一滴水滴在谁的肩上,濡湿一点外套衣料,触不到皮肤。

  他们终于走到分岔路口,林敬言曾经以为会一辈子为之肝脑涂地的呼啸终于也变成他的客场。

  他们要说再见。

  “回去早点睡,走了。”林敬言说。

  “嗯。”方锐说,“晚安。”

  天下无不散的筵席。

  若我偏抓着不肯放呢?

  方锐追上前去,两把伞又交叠在一起,水珠在两把伞相触的地方汇聚,再滑下。

  林敬言转过身来,有些讶异,“怎么了?”

  “啊。”方锐短促地应了一声,像是刚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随后他笑了笑,说,“没什么,就想说我最近觉得芥菜粥也挺好吃的。”

  “噢,”林敬言眨眨眼,“我最近也觉得甜豆花真香了。”

  “就说甜的比咸的好吃吧?”方锐打了胜仗似的扬扬下巴。

  林敬言失笑,“那倒没有。”

  “切,”方锐撇嘴,嘟囔道:“没有品味的北方人。”

  林敬言耸肩,回击:“不懂欣赏的G省人。”

  互喷完两人同时笑出声。

  “方锐。”林敬言笑了一会儿,正了神色,认真地说,“方锐啊,你要加油。”

  雨势又大了,噼里啪啦打下来,两把伞撑出一个与世隔绝的孤岛。

  伞下两人相对而立,林敬言的声音温柔又坚定。

  方锐突然觉得一整个晚上他说不定就是在等这么一句话。

  方锐绽开一个笑,郑重回应道:“你也要加油啊老林。”

  然而郑重不过三秒,方锐又吊儿郎当起来,他十分欠扁地补充道:“毕竟你们夕阳红战队怪不容易的。”

  林敬言听方锐这么说,心里一直悬着的某块石头终于轻轻放下。他手一摊,表情和语气是跟方锐如出一辙的欠扁:“今天就是我们夕阳红战队让你们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的。”

  “花无百日红。”方锐抬起没拿伞那只手,伸出食指摇了摇,“咱们走着瞧。”

  林敬言不甘示弱:“说这种话的一般都是挨打的Boss。而且你看到了吗?”林敬言竖起食指,向上指天,“有面Flag正在迎风飘扬。”

  “切,”方锐不以为然,“迷信。”

  “呵,”林敬言唏嘘长叹,“年轻!”

  两人戏瘾过足了,就此一拍两散,心情都是近些日子少有的轻快。


  雨不知什么时候停了。

  阵雨总是这样突然下起来,又在某一刻戛然而止。林敬言躺在床上,看见窗外云开雾散,一轮圆月探出头来。

  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他望着故乡明月,思他的小朋友。

  小朋友刚来呼啸的时候真的是小朋友,脸上婴儿肥还没褪,天天穿印着Q版奥特曼的T恤,头发按学校要求剪成摸着扎手的板寸。

  现在小朋友比初见时的他都大了。

  不知不觉中已经成为能够独当一面的社会人了,时间真是神奇。

  林敬言摁亮手机,屏保是跟方锐的合照,方锐出道那年他们站在呼啸大门口拍的。照片上方锐站没站相地靠过来勾他的肩,另一只手在脸颊边比剪刀。他们头上顶着P上去的红色乡土横幅,上边用黄色的字写着“犯罪组合成立!”,是方锐花十分钟P出来的。

  林敬言翻了翻相册,找到一张刚保存不久的照片。那是上个月全明星,方锐跑来霸图找他玩,被官方摄像抓到,又被粉丝拍下来的画面。方锐穿着呼啸队服混在一堆霸图人中间,在林敬言旁边的位置上坐没坐相地把手肘撑在椅背上托着腮。方锐半个身子朝向林敬言,正听他说着什么,眉眼弯弯,是笑着的样子。而林敬言那一刻发现摄像机在拍,抬眸看向镜头,眼睛里还有藏不住的笑意。

  林敬言花两分钟在方锐头上P了个标签贴纸,标签上写着“方锐”二字,然后他保存图片,并将图片设置成新屏保。

  



△最后那段有隐藏细节让我看看有没有人猜到www

鹤栖州:

2020.5.1林敬言生贺活动【与林书24H】终宣


“第一流氓林敬言!”


“哪怕是退役,他也不会让荣耀彻底退出他的生活。”


“林敬言站起了身,他的脸上挂着微笑,这位荣耀职业流氓的代表选手,他本人的气质可一直是挺温文尔雅的。——《全职高手》一千五百七十五章  再见,林敬言”


不管曾经还是如今,他都如同坚韧的青竹一样挺直背脊在荣耀的战场上留下属于自己的浓墨重彩。


2020林敬言生日快乐!



策划@鹤栖州 

题字@叶尽凉秋 



参与名单:

【文】00:00鹤栖州@鹤栖州 

【文】01:00击空明兮溯流光@击空明兮溯流光 

【画】02:00周密@周密 

【文】03:00查无此人@查无此人 

【文】04:00墨丘利先生@墨丘利先生 

【文】05:00辰易@辰易 

【文】06:00鹤栖州@鹤栖州 

【文】07:00谢栖光。@谢栖光。 

【文】08:00evil eyeA@evil eyeA 

【文】09:00追魂_沐也@追魂_沐也 

【字】10:00火中取勺@火中取勺 

【文】11:00稚灯@稚灯(置顶抽奖) 

【文】12:00陆与周行@陆与周行 

【文】13:00明月空悬@明月空悬 

【文】14:00久久天@久久天 

【文】15:00捡玉.@捡玉. 

【画】16:00折柳缭愁@折柳缭愁/看见我请让我去学习 

【字】17:00遂遂荼之@遂遂荼之 

【文】18:00秋夜临枫@秋夜临枫 

【文】19:00琉颜绯雨@琉颜绯雨 

【文】20:00沐白@沐白 

【文】21:00泽漆@泽漆 

【画】22:00荆修远@荆修远 

【文】23:00鹤汀_@鹤汀_ 


有彩蛋不定时掉落


林敬言中心向/林方cp/林方友情


更多请订阅tag【2020老林生日快乐】【遥遥星河与林书





鸽手发言

  昂。最近在搞论文,每天在DDL上疯狂蹦迪,然后状态也不是多好,写不出什么东西,搞昨天那篇的时候灵魂都是飘着的orz

  所以点梗都要晚一点(很多)才能交嗷,说起来欠给我画头像的神仙亲友那篇文欠了得有半年了(跪)。

  林生贺是早就写好了所以月更lo主下个月也会更的。

  网上搜了最佳损友简谱,快乐单手敲琴,发现

 “从前共你 促膝把酒

  聊通宵都不够

  我有痛快过 你有没有

  很多东西今生只可给你

  保守直到永久

  别人如何明白透”

  这段有很多,怎么形容呢,重复的音。

  比如“我有痛快过 你有没有”这一句是55555 5535,弹起来很像在宣泄什么(尤其是弹单手傻瓜琴)。

  虽说最佳损友和林方实在相配,但说起“宣泄”脑子里第一个浮现的是“张佳乐你为什么要走!!”

  我还挺喜欢一个人待在房间里听见客厅有不太大的电视声。

  本来只是有这个情绪,但是CP脑又突然觉得这很林方OTL

  半糖好像提过这个点,但表现得太套路也太直白,啧。

抽奖啦~~~

  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我自己印了个纪念本(未来的黑历史。






  十本起印太多了,给亲友发了一圈还剩几本所以来抽个奖_(:_」∠)_

  抽奖条件:

  ①邮费自理(我实在太穷了orz

  ②不需要红心蓝手

  ③评论一下我文里喜欢的或者印象深刻的细节❤


  不是随机抽,看评论抽(当然啦本十八线写手到底有没有人想要这本子还是个问题orz,没人理我就亲友人手两本好了(到底上辈子做错什么当我亲友。

  以上。

  发现长发女孩的归宿是双马尾或者双麻花辫,头发多扎一股好重啊orz

  所以合理怀疑乐哥作为长发男孩日常双马尾(咦)

  孙哲平:你费恁劲,推个平头,万事不愁。

  张佳乐:你懂个屁,双马尾才是正义。